随着“二胎政策”发布以来,“老龄化社会”一词总是充斥我们的视野。那么它具体指的什么呢?……… – 2019中国(青岛)国际养老产业与养老服务博览会_青岛老博会官网_老龄产业展

按照联合国的传统标准是一个地区60岁以上老人达到总人口的10%,新标准是65岁以上老人占总人口的7%,即该地区视为进入老龄化社会。在此类社会中,年轻的劳动力面临着巨大的养老压力,社会上创造财富的劳力不足,整个社会就陷入发展危机。而我国当前已从传统所认为的“人口大国”变为同样面临老龄化危机的国家,人口红利不再明显,随之加重的是上班族深有感受的养老压力。

  据央视网新闻公布数据显示:预计到2040年,65岁及以上老年人口占总人口的比例将超过20%。同时,老年人口高龄化趋势日益明显:80岁及以上高龄老人正以每年5%的速度增加,到2040年将增加到7400多万人。
  老龄化在影响着我们什么?
  1、 工资!
  我们的工资是要拿一部分出来上交养老保险的,用以我们退休之后领取养老金,安享晚年余晖。但这一套机制的运转是建立在滚动型发展社会的基础上的,也就是一个时期的年轻人赡养这一时期的老人,当这群年轻人成为老人时,又会由下一时期的年轻人来赡养。这种机制下,如何应对日益加重的老龄化社会就陷入无解的僵局,因为年轻人总有不堪重负,导致机制崩坏的时候。届时,你现在的工资到底交到哪里?谁又来担负老人这一庞大群体的赡养职能?
  2、 劳动时间
  这点也是容易理解的,社会需要的总工作量增加了,劳动力又不足,增加劳动时间几乎是唯一办法。从前几年提出的延长退休年龄就已初见端倪,恐怕增加劳动强度,再发扬一波吃苦耐劳精神是当前劳动群体不可避免的。
  3、“未富先老”的社会现状
  一个社会中,“未富先老”成为普遍现象,则多少表明这个社会的激励机制不够健全。普通劳动者不能通过一生辛勤工作积累到足够的财富。那么,劳动者在工作积极性和生活幸福感方面就会大打折扣。老龄化社会在增加养老压力,压缩创造财富的劳动力所占人口比重的情况下,又加重了这一情况。
  除国家政策层面放开二胎、延长退休年龄之外,传统的应对措施还包括吸引国外劳动力移民等。当劳动力缺乏,需要大量岗位时,自然会开出更优渥的条件吸引劳动力就业,这是市场规律所决定的,只要辅以政府的政策鼓励,不难推动人口国际流动。但是可以预见,国外劳动力移民又受到国际环境、文化差异、空间限制、交流障碍等现实问题,不宜作为大计方针。那么,可否另辟蹊径,寻找突破?
  人工智能的出现受到社会广泛关注。前段时间,阿尔法狗和柯洁的围棋大战引起世界瞩目。余热尚温之际,又爆出一台名为Al-Maths的机器人在22分钟内完成高考数学考卷,得分105分的消息。面对这些,我们不禁发问,在科技爆炸式地进步过程中,劳动力被取代还有多远?
  当马尔萨斯对世界人口的指数型增长表示担忧时,也没有谁预见高速发展的科技大大提高了环境承载量。虽然我们还并没有摆脱人口压力,但至少已经认识到单纯控制人口出生有其弊端,也多了寄希望于科技这一条思路。
  也许老龄化不过也像马尔萨斯的人口论一样,是一枚不见得会爆炸的炸弹。现在,人工智能完成编写新闻,人工智能有取代律师的趋势等消息相继被曝出。再随着人工智能在管理行业和服务行业的应用,大大提高了效率,节约了人力成本。未来还需要多少劳动力就更难有定论。

 

上一条      下一条

Scroll to Top